董卿:终生学习的女人,魅力无穷

日期:2018-03-09来源:

有一种女人,活得淡定从容,潇洒恣意。

她们的身上,有一种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,去留无意,望天上云卷云舒的淡然,让人移不开眼睛。

董卿说:终生学习的女人,魅力无穷。

她自己就拥有那种魅力,柔韧坚定,灵魂有趣又时刻不忘学习以充实自己。

这样的女人,走在人群中即使不说话也自带光芒。

柔韧坚定的性格,增添女人的魅力。

生活中,每天穿梭在忙碌的工作里,经历着措手不及的风雨。女人不仅仅要做优秀员工,也要做贤妻良母。会忙的焦头烂额,会感觉分身乏术,或许会慢慢变得性情暴躁。

    但总有这么一类女子,即使面对着生活中的变故和风雨,依然从容,依然淡定。苏轼的《定风波》里面提到过这样一位女子,诗曰:

万里归来年愈少,

微笑, 笑时犹带岭梅香。

试问岭南应不好?

却道, 此心安处是吾乡。

她就是和丈夫共赴被贬之地岭南的女子——柔奴。当时的岭南是烟横瘴疠之地,但柔奴从岭南回来却依然明眸善睐,仿佛岭南那环境恶劣之地对她没有丝毫的影响。苏轼问她:难道你去的岭南不是那个充满瘴疠的苦寒之地?柔奴淡淡回答道:此心安处是吾乡。

心安的地方,就是家。淡定柔韧的女孩子,永远坚强乐观。    这样的女子,即使面对生活中的不如意,依然能够以一副坚韧的态度去面对。

那份坚定淡然,不是妥协,是真诚,是在安静中不慌不忙的坚强。她们拥有着高级的魅力,随遇而安不被世俗所侵扰。

    有趣的灵魂里,藏着女人最高的魅力。生活或许并不能事事处处皆如人意,但有一类女子却总能把本来无味的生活过的摇曳生姿,妙趣横生。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:

这世界上,好看的皮囊很多,但有趣的灵魂却很少。她们或许并没有倾国倾城的美貌,但却有着无比有趣的灵魂。李清照和丈夫赵明诚素爱读书和藏书,在他们的生活中,读书的乐趣并不仅仅是独自一人畅游在书的世界里。

《金石录后序》中记载:李清照爱读书且记性颇好,每次吃过饭后和赵明诚一起烹茶的时候,就用比赛的方式决定谁先喝茶。茶煮好以后,其中一个人就问某典故出自哪一本书哪一卷,第几页第几行,如果对方答中了,就先喝茶。

赢了的人有时候就会因为太过开心,而把茶洒在衣服上。或许有人会说,那是因为他们有钱,才可以去过那样轻松有趣的日子!

其实赵家也并非富有之家,赵明诚夫妇爱金石和藏书,有时身上无钱甚至把衣服当掉去买书。但在他们看来,即使是那样穷困的日子,也是开心的。

有趣的灵魂能把平淡清贫的日子,也过得温馨浪漫,丝毫不会觉得生活索然无味。女人的最高魅力,就是注重生活,就是有趣和可爱。一个女人,不是因为漂亮而拥有魅力,而是因为有魅力才会漂亮。

不忘记终身学习,维持着女人的最高魅力。一个时刻保持着上进,终身学习的女子,总有着日日常见日日常新的感觉。

多年前,苏轼曾和一群文人朋友相聚西湖上的一艘船里,席间他们赋诗作画,畅所欲言。有女子作舞以助兴,只见这女子不过十三四岁,清水出芙蓉之姿让苏轼很喜欢,写诗赞她:欲把西湖比西子,淡妆浓抹总相宜。把这女子喻作西湖,把西湖喻为西子。宴会主人见苏轼对这女子青眼相待,就将她赠予苏轼,她就是王朝云。朝云到苏府以后不仅学习歌舞,更学习写字和作诗。满府的仆人歌姬,只有朝云坚持每日学习,她的气质谈吐和涵养都因每日的学习,而变的更加出众。绍圣元年,苏轼被贬惠州,府里的人都离苏轼而去,只有朝云跟着他。苏轼作词《蝶恋花》,朝云轻调丝竹,开口吟唱,唱到那句:枝上柳绵吹又少,天涯何处无芳草。却泪如雨下,哽咽难继。

若不是她诗才颇高,又怎能看到苏轼这诗里阔达背后的伤心落寞与故作轻松?怎能让苏轼在她去世多年后依然为之念念不忘?时刻不忘学习,时刻不忘为自己注入新鲜的血液,这样的女子,带着光芒。

从遥远的古代,一直到现在,像蔡文姬,像林徽因,像杨澜,像董卿,哪一位女子不是因为卓著的才情而备受人们喜欢。终生学习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永远是保持魅力必不可少的状态。张潮在《幽梦影》里面说:所谓美人者,以花为貌,以鸟为声,以月为神,以柳为态,以玉为骨,以冰雪为肤,以秋水为姿,以诗词为心,吾无间然矣。 

女人的魅力,不仅仅是拥有一副姣好的面容,永远都少不了这三种特质: 

柔韧坚定的性格,有趣的灵魂,一颗不忘终生学习的心。这样的女人,自带光芒,有着女人的最高魅力

(摘自名家散文)